安徽大学历史系欢迎您
当前位置:

【学生园地】一梦二三年

时间:2014-10-27 来源:未知 作者:团宣 点击: 181
      文/曹慧  静女其姝,俟我于

 


 

    文/曹慧
  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踟蹰。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
  自牧归荑,洵美且异。匪女之为美,美人之贻。
   ——诗经·邶风·静女
  数不尽繁华千种,望不穿情所归依。千丝万缕,百转柔肠,万里江山尘飞扬,笑语霓裳尽奢华。情难舍,心难留,花朝月夜,转眼便成指间沙。不如生生世世,两两相忘,且归去,看青山隐隐,流水迢迢,望断天涯。暗香浮动、繁花落尽,花落之后,未必是安宁。
  洛阳城牡丹又是极盛的时节,文人骚客纷纷从各地游历而来,流连于洛阳繁华之色中。“不愧是花城洛阳,这幅繁花锦簇之景实在让人文心大动,不禁想挥毫记录一笔啊!这洛阳城美花美,似乎姑娘家也显得娇艳不少。”想到这儿,沈青书懊恼地拍了拍脑袋:“哎呀,看我这是在想什么呢,一心只读圣贤书、一心只读圣贤书啊。”
  漫步于大街小巷,似乎因为正值花期,有不少姑娘家从深闺之中走出,由婢子陪伴着看看胭脂水粉,玉石首饰,赏赏这满目锦簇。对于她们而言莫不是一种难得的放纵,对于这些过路人而言,却也是一道极美的风景。
  慢慢悠悠地逛着,瞧着前面有家卖画的位儿,便走过去瞧瞧。
  水墨丹青,运笔流畅,却怎么看都落下了抹不去的俗意,终究达不到绘画的意境。“公子,要不要买一幅,你看这画,崇山峻岭,放置在家中刚好显出公子的气质品味高雅啊!” “这画笔法是好,但却少了那抹韵……”青书不禁摇头轻笑,卖画求生,不若是迎合达官贵人,哪里有得那些超凡脱俗的意境呢。
  “这画家一定是锤炼画技多年,每一处景就可见其炉火纯青的功底。终究可惜,缺少的那抹韵味泯然于这样的世道,哎,只道是世事弄人。”旁边传来清朗柔和的声音,一双纤纤素手伸出,小心翼翼的捧起画作。不禁引得沈青书侧目望去,衣着发饰虽看着朴实无华,却能从细枝末节看出精致的工艺,谈吐自然大方,端的是亭亭玉立的姿态,好一位大家闺秀的模样,尤其是她那番对于画和画家的评论让青书的心不禁漏了一拍。
  “这位小姐,在下沈青书,不知是否有幸结识您?”
  林静姝转头看沈青书一眼,抿唇一笑,又扭回了头,“翠儿,难得与这位公子赏味相似,就把这画买下吧。你今儿回去和忠伯说一声,明天林府的诗会留个地儿挂幅画。”“哎,知道了,小姐。”旁边俏生生的丫头应了一句。说罢,静姝从青书身旁走过,颔了颔首,便走开了。翠儿满脸疑惑地跟上小姐的脚步,刚准备张口问些什么,静姝将手中攥的紧紧的手帕忙塞给她,便加快了脚步。翠儿会心地拿着小姐的手帕走到沈青书身旁,将小姐的手帕仔细系在已包好的画上。
  “沈公子,明天带着这画来城东的林家参加诗会吧。”翠儿边说边将这画递给了沈青书,青书还没缓过神来,翠儿丫头早已跑远了,青书低看着手中的画出神了……
  每年这个时节林家都会举办一场小型的诗会,邀的人并不多,却不失风雅。沈青书拿着那副画走到林家,开门的是一位几近古稀的老人,“老人家,我是……”忠伯一眼就看到了青书手里系着小姐手帕的画,“你就是沈公子吧,我已经听翠儿说过了,请进吧。”
  林家祖上三代都以经商为生,林老爷虽每日与铜钱打交道却未染上丝毫铜臭味。相反的,林老爷酷爱自然之景,闲暇也挥毫赋诗几首,这才有了每年举办的诗会。对于膝下仅有的一女林静姝,林老爷更是喜爱的不行,打小就注重小女琴棋书画的学习,才培养出如今洛阳一大才女,林老爷每每看着都是满心欢喜。
  沈青书跟着忠伯走进林家,只见入门便是曲折游廊,阶下石子漫成甬路。上面小小两三房舍,一明两暗,里面都是合着地步打就的床几椅案。从里间房内又得一小门,出去则是后院,其院中只觉异香扑鼻,奇草仙藤愈冷愈苍翠,牵藤引蔓,累垂可爱。奇草仙藤的穿石绕檐,努力向上生长。又有两间小小退步。后院墙下忽开一隙,清泉一派,开沟仅尺许,灌入墙内,绕阶缘屋至前院,盘旋竹下而出。青书不禁感慨,繁华的洛阳城内竟有如此淡雅脱俗的府邸。
  正逢花期,咏花吟诗再好不过。今年的诗会,林老爷在院中摆放了各色繁花。“帝城春欲暮,喧喧车马度。共道牡丹时,相随买花去。贵贱无常价,酬直看花数。灼灼百朵红,戋戋五束素。上张幄幕庇,旁织巴篱护。”一人吟诵出眼前盛开的牡丹。“好!醉吟先生的牡丹诗,用的恰到好处。”大家你一言我一句,诗会的氛围很快就被调动起来,好不热闹!沈青书一直徘徊在各色繁花之中,仔细观察,在一处刚发芽并不起眼的茅荑前停下了脚步,一直躲在柱后的静姝也看向了沈青书的目光所向,竟然是茅荑!
  “暮晓深秋迟,花尽谁来知。不怜葬花语,应惜伊人时。城郭青鸟探,塘岸白裙湿。衔荑轻笑立,长歌小径直。”青书轻轻吟诵道。“沈公子,为何将初生的茅荑吟诵的如此悲凉。本该是如初生的太阳般绚烂不是吗?”沈青书忙回头看,林家小姐已走到茅荑前。发如云,点绛唇,贝齿清启,浅笑如风。肤白胜雪,平滑无隙。“小姐说的没错,”沈青书欠身说道,“在下只是忍不住感慨……”静姝俏皮地眨了眨眼睛,“沈公子又何必自扰,做自己就好。”说到这儿,两人不约而同的笑了。
  “小姐,昨日在画摊儿不小心冒犯,还望小姐见谅。”沈青书作揖以表诚意。“静女其姝,小女子名静姝,公子才情匪浅,能认识公子是小女的荣幸。”说完,静姝便跑开了。捂着狂跳的胸口小跑回卧室,静姝体会到从未有过的慌乱之感,“这就是人们所说的爱慕吗……”。孰不知,青书早已在第一次见面便体会到这种感觉。
  诗会结束,林老爷找到流连于繁花之中的沈青书,“沈公子,每年的诗会都有一个胜者。你选中吟诵的这处茅荑是这些花中最平凡最不起眼的,却是小女的最爱。诗不在辞藻在情感,今年的诗会,你便是赢家。”说罢,林老爷从袖子里拿出今年诗会的奖品。“这是小女亲制的彤管,特赠予你。”青书受宠若惊,赶忙欠身接下彤管。看着手中色泽红润的彤管,青书想起静姝雪白脸上曾泛起的如彤管般的红晕,心下欢喜却有一丝无奈……
  沈青书本是四处游学,从未想过取得一功一名,就像静姝所说的做好自己便是潇洒。可是现在,青书改变了想法,他想取得世俗的功名,为了给处于世俗世态中的静姝不世俗的生活。沈青书决定离开……
  “衔荑轻笑立,只若城隅见。”这是青书留给静姝的最后一封信。
  郊外遍地的黄花,在深秋的风中,缓缓从地面飞起,暗香浮动。似乎已经忘记了语言,直到她轻笑走来,手里捧着束茅荑。“你来了。”青书拉起了静姝的手,纤细,小巧,正如当初静姝送他的彤管。她娇羞着地下了头,过了半响,却终又是抬起了头来。
  “天南地北,老翅双飞客时。两心同,君知我知。”
  二九芳年,三秋美景。转眼间已过三年,每年茅荑初开的时节,静姝都会去城隅,或是赏花,或是静望。她在等一个人。林老爷早已为小女的婚事操碎了心,可静姝总是泪眼婆娑地告诉他,“爹,我在等,我在等他……”林老爷何尝不心疼这个女儿,他懂女儿的心思,从静姝求他把那年诗会的奖品换成彤管开始。
  时至今日,即便心疼却让女儿随着自己的心意。林老爷其实并不看重门户,他只希望这膝下唯一的一女能够幸福。沈青书四处游学并未考功名,却在这个节骨眼上急于取得功名,林老爷看到更多的是青书身上的那份责任感和气概。
  今年的茅荑又要开了,静姝又来到城隅。远处似乎有一抹身影,梦中模糊的模样渐渐清晰,和眼帘中的那个人重合以来。是他!他回来了!
  孰不知,青书最想见的那个人,在看到他的身影后便躲在一垛墙的背后,脸蛋红扑扑的,嘴角挂着丝解颐的笑容。
  秋风微紧,青鸟立于城头,也似感觉到了阵阵凉意,于是把身体缩了缩。躲在墙垛后的静姝看着他抓耳挠腮的样子,心中欲有些不忍。但想着自己等了这么多年才故意这么做的,脸蛋不禁又红了几分,迈出去的脚也收了回来,心中如空中飞翔的大雁的翅膀,噗噗直响。
  徘徊许久,青书摇摇头,走了,似是带着些落寞。静姝从墙垛后走了出来,眼中明显流露出一番失望之色。呆立许久,静姝仰望着天空——并不高远,倒是被团团白云遮盖着阳光。团团絮絮,恰如她此刻的心情。
  很久很久以前,她就想着,假如有一个心上人,她要把我的愉悦和快乐全部笑给他听,把她的悲伤和难过全部哭给他听。她的心上人,错过了这么多年她的乐与悲,她只是想让他体味一丝这么多年她所经历的感受。可是,他走了,在她措手不及的时候走了……
  静姝抬起婆娑的双眼,不真切地似乎又看到青书缓缓向她走来,手里捧着大束卓茂生长的茅荑。“我回来了。你这个傻姑娘,自己的绿色衣服一角都露在了外面,我只是,看你太可爱了,不禁想逗逗你。三年光景,我不会负你。”
  人之一生灿若桃红开起,直至黄花遍地,总说最幸运的是让我在最美好的年华遇到了你,看那云卷云舒,潮落潮起。实则不然。
  最幸运的,是在桃红与黄花之间的片段,有那么一束茅荑,能让他们永远记起,并永远珍惜。

                                                            责任编辑:徐倩 史英池

 

联系地址:安徽省合肥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九龙路111号人文楼B座三楼(磬苑校区) 邮编:230601 电话:0551-63861179; 联系地址: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龙河路3号文西楼二楼(龙河校区) 邮编:230039 电话:0551-65107374  安徽大学历史系版权所有

安徽大学历史系版权所有 地址:安徽合肥九龙路111号人文楼B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