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大学历史系欢迎您
当前位置:

【学生园地】弦断有谁听(原创话剧)

时间:2014-11-20 来源:未知 作者:团宣 点击: 262
        &n

                            文/李蕊
人生难逢一知己,悲喜尽解语。一曲唱罢又一曲,千愁万绪、尽在无言里。
未得长相守,可惜烽火起。为家为国为天下,斩情割爱断此心。
奏一段,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歌一曲,辛酸泪,从古流到今。


(舞台一片漆黑,忽然传来高跟鞋的脚步声。一个神秘的女人身着暗色旗袍脚步铿锵的走上台来灯光随着她的脚步声一点一点亮起来。待灯光全亮,女人正走至舞台中央)
Miss:民国初,豪强四起,政权更迭。这时正是清帝覆灭,民国建立,宋教仁遇刺,袁世凯复辟之际。历史的车轮将走向何方,没有人知道,整个中国一片彷徨。
但北京城仍笙歌不散。著名的八大胡同正琴瑟齐鸣,歌舞升平。
然而,粉饰太平的面具已戴不了多久。革命已如一声藏在重云背后的春雷,只待一个英雄去引燃。豪情壮志空自许,一缕芳魂归天际。(微微一笑)英雄的故事,才正要开始。
第一幕
(蔡锷上。一身军装却酩酊大醉,脚步踉跄。小凤仙在醉仙阁门口站着,神色冷峻。)
C:安得中山千日酒,酩然……直到太平时?想不到我蔡锷…竟也沦落至此了,要踏入这烟花之地。
唉!飞将军误作杜郎梦!
(小凤仙听到,口中念道“蔡锷?”眉头一皱,走上前)
F:(上前一步)将军此言差矣。怎见得,这些倚门卖笑的女子就低人一等,会污了您的英名?
(蔡锷一愣,清醒了八分)
C:姑娘…你怎知我是将军…
(小凤仙并不理他)
F:将军,我自幼出身低微,小时被卖做戏子,没读过几本圣贤书,事理却也懂的几分。谁说烟花之地无巾帼女子?红拂慧眼识英雄,杜十娘怒沉百宝箱,柳如是劝夫成大义。哪个不是出身风尘?将军觉得这些女子比不上那些卖国求荣,负心薄情的男子吗?
C:姑娘蔡锷一时失言,还望姑娘谅解。
(小凤仙看他一眼,入门不顾)
(蔡锷驻足,抬头看到正是“醉香阁”的大门,便抬脚进了去)
(老鸨B见他进来,又惊又喜)
B:呦!这不是那天跟着袁…不…皇上巡行的蔡将军吗?可从来没见过您来过我这呀!今儿这是什么风儿,把您吹来了?
(蔡锷嫌恶地皱眉)
C:叫姑娘吧。
B:呀,可不是,我这是高兴蒙了!姑娘们!别躲在后面,快出来,蔡将军来了!
(从后面上来几位清丽佳人,小凤仙走在最后面,超凡脱群。)
B:(急切的)这些都是上等的姑娘,还有那个(指F),小凤仙,是咱这儿的头牌。
(C和F对视,F微微惊讶,C随即微笑,坐下)
B:快,给蔡将军唱个小曲!蔡将军爱听什么?
C:随便。
(几个姑娘坐定,乐器上手,一应俱全)
F:那我就真随便了。(向姐妹耳语几句,唱)
昨夜寒蛰不住鸣。惊回千里梦,已三更。起来独自绕阶行。人悄悄,帘外月胧明。
白首为功名。旧山松竹老,阻归程。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C沉浸于曲中,半天回不过神来,喃喃道“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B:将军!蔡将军!
C:…哦…哦。(站起身,对着F一指)就是你了。
B:(喜形于色)还不快带着蔡将军回雅阁再唱几首小曲儿,快去!
(F神色依旧冷峻,转身离开)
(二人进入房中,F坐下,离C很远,一进屋马上开口)
F:素闻将军是风雅之人。不知将军还想听什么曲子。
(C皱着眉头,疲惫的坐着,随手一挥)
C:《扬州慢》吧。
F:(愣了一下)这曲子太过悲凉,将军心中…恐怕有什么心结吧。
C:我叫你唱你就唱,哪来这么多问题?
F:(平静地)“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纵豆蔻辞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恐怕将军心中的“深情”也是无处倾吐吧。否则国难当头,将军也不会到这里来。
C:(惊了一下,随即喟叹一声)想不到,我蔡锷竟在这烟花之地找到了知音。
F:将军还是看不起青楼女子。
C:不,不,凤仙姑娘,你不是一般的青楼女子。(站起来,走向F,语气温柔)我叫蔡锷,字松坡,你以后叫我松坡便好。
F:(一愣)承蒙将军抬爱,若将军不嫌弃,叫我的真名“凤云”便好。
【切光】
第二幕
(几个妓女一起上台)
佩兰:凤仙,听说这几日蔡将军日日来找你,可是恩爱啊!
豆蔻:真的吗?哎呦,凤仙真是有福气呀。
F(平静的):不过每天给他唱几首曲子罢了。
落梅:蒙我们姐妹呢吧!这都快一个月了,听什么曲子还没听腻呀!
(大家笑)
晚香:你们别乱说。(拉过F)他真的日日都来?
F:是,真的只是听曲儿,晚香,你知道我从不瞒你。
晚香:这就奇怪了。他这个人……
F(急忙):是个大英雄!忧国忧民,顶天立地,叫我无比敬佩。只是他为何在青楼流连,这……
B:小凤仙!蔡将军来了!快出来!
豆蔻(快速的):还是小心为好。快去吧。
(蔡锷与小凤仙进入屋内。蔡锷一身便装,轻松自适)
C:(微笑)你可看过《西厢记》?这样的天气,正是“碧云天,黄叶地,晓来谁染霜林醉?”
F:(莞尔)可不是。凤仙自然看过。
C:你怎样看里面的人物?
F:凤仙不喜欢张君瑞。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白面书生无一用。见到崔莺莺便不能自持。上不能保家卫国,下不能齐家安邦,为崔家解土匪之围也是借他人之手,实在没有男子气概。(情不自禁地)男子汉,就要像将军一样,驰骋疆场,顶天立地!
(F忘我的看着C,随即自知失态,忙低下头)
F:不过…那份爱意,实属难得。
C:姑娘廖赞,松坡实在不敢当。《西厢记》已是经典了,只是儿女情长过盛,缺了些豪情壮志。倒是《桃花扇》,松坡正是偏爱。乱世之情本多坎坷,家国忠义难全,难为了李香君!花落人亡两不知!
(暗自低语)女儿家,应为李香君,不屈强权,身死留香!
(F一怔,忽然站起,严肃的站在C面前)
C:凤仙姑娘,你……
F:将军,且听凤仙一言。
自从将军你来了我们醉香阁,凤仙便知将军不是来找乐子的。将军可记得让凤仙唱的第一首曲子《扬州慢》?黍离之悲,凤仙明白!今日袁贼复辟,共和危在旦夕,将军岂有不忧之理?
凤仙第一次见将军,将军口中吟着“安得中山千日酒,酩然直到太平时?”凤仙便知将军为着干戈未已,家国动荡忧心不已。凤仙不忍将军愁眉不展,郁结于心,凤仙明白将军绝非外人口中“风流将军”!这其中到底有什么隐情,凤仙愿闻其详!若有何处凤仙可尽微薄之力,定当万死不辞!
C:凤云,这……、
(F忽然跪下,大声说)
F:将军!凤云视将军为知己!将军不做张君瑞,凤云愿为李香君!
C:(呆住)凤云…快起来!(扶起F)
(蔡锷长叹一声,默默坐下,良久,对门外喊了一声“张副官!”门外进来一个穿军装的副官,面色凝重。C向他微微点了点头。)
Z:凤仙姑娘,你的话,我都听见了,你的深明大义,让张某堂堂七尺男儿愧怍!我这就告诉你一切!
(F急忙走上前去)
Z:袁贼复辟,丧权辱国,倒行逆施,人人得而诛之。将军早有此意,怎奈袁贼早视将军为心腹大患,日夜监视,将军根本无法离京。将军绞尽脑汁,想到一计,日日装作纵情声色犬马,不理军务,让袁贼放松警惕,好抓住时机逃离京师赴往云南准备起义。这几日便与你交往甚密,闹得人尽皆知,这才能掩人耳目!
F(微微点头):与凤仙所想相差无几。(失落)凤仙早该明白,将军怎能为我一人冒天下之大不韪,原来不过做戏给别人看。
C:不,凤云…
F(打断):承蒙将军信任,凤云斗胆献计。
C:你说。
F:将军,凤云要你抛弃妻子,搬到我醉香阁来。将军最好在府上与夫人大闹一场。这是其一。将军以后但凡有重大社交、行政活动均要带上凤云。这是其二。
C:你的意思我明白。只是无端把你卷入,你的名节身家全不要了吗?
F:凤云本风尘,何来名节身家?将军,莫道青楼无侠女!凤云甘愿为君赴死,为国尽忠!
C:(呆住)凤云!我的凤云!
自古佳人多颖悟,从来侠女出风尘!
【切光】
第三幕
(三四妓女再次上场)
落梅:凤仙,这下再不许抵赖了,听闻蔡将军带你去皇家舞会,还要为你建一座洋房,与你长相厮守呢!
佩兰:可不是!果然是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F苦笑,一言不发)
晚香:凤仙,蔡锷真是这般醉生梦死,你何苦还跟他!
F:晚香,你别管我,我自有我的道理。
我走了,松坡还在等我呢。
(蔡锷与小凤仙坐在桌旁,默默相对)
C:袁贼终于同意我离京了。
(F拿着酒壶的手颤了一下,随即斟了一杯酒)
F:恭喜将军,成功在望。(低口饮了一口酒)袁贼以为你我如胶似漆不可分离,我若在京城,你万万不会丢下我一去不回,才会更放心由你去云南养病(冷笑)可惜…他高估了你对我的情意。
C:凤云…这些日子,是我对不起你。
F:将军何出此言?当初是凤云逼将军说出实情,是凤云执意要和将军演这一出戏,全是凤云一厢情愿…(含泪哽咽)何来将军对不起凤云一说。
C:凤云,凤云,你听我说。
我与夫人白儿相敬如宾十几年,她娴雅温良,端庄得体,我想不出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我也以为这就是爱了。
F:……(忍不住拭泪)
C:但是,凤云,自从遇见了你,你的深明大义,你的巧笑流盼,你的超凡脱俗,让我无法忘怀。本来这次赴滇反袁,我早把生死置之度外,可是…我竟是这样牵挂你,放不下你!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只有你!凤云!
F:将军……
C:和你在一起的这些日子,是我最快乐的时光。(心一横)我承认,我爱上了你,我爱你解语花素雅馨香!我爱你陷泥污孤芳自赏!我爱你真性情傲骨柔肠!(语气变慢)我也曾奢望与你长相厮守,素馨伴枕,红袖添香,可是……袁贼未除!国将不国矣!奈何七尺男儿,已许国,难再许卿!凤云……我……
F(拭泪):将军…..你好残忍。本以为凤云倾慕将军本为一厢情愿,将军离京,凤云便断了念想,了然一身。现如今将军说出这样一番话,这不是…这不是…让凤云一生忘不掉将军吗?(泪下)
C:凤云!(再忍不住,冲上去抱住F)凤云,我带你走!我带你走!
F(急忙挣脱):将军!我若一走,袁贼怎能不察觉!到时你我都走不了,谁来完成反袁大计!谁来统率将士?
C:凤云…你如此聪慧,松坡半点法子也无。这一年来半真半假半戏弄,爱你宠你不由衷。如今我才辨得情深义重,怎知汽笛已鸣,兰州催发!凤云!你是松坡永生的知己!古路无行客,寒山独见君!这条革命之路艰且险,但有你,凤云,我了无遗憾,全无畏惧!
F:将军…(泣不能言,默默相对一会)将军,你能最后陪我跳一支舞吗?
(二人站起,随着音乐翩翩起舞,小凤仙在蔡锷怀中时近时远,二人默默对视,默默地跳着,仿佛夜色也融化了)
张副官:将军!火车来了!快走!
(音乐转为急促,二人舞止,F为C穿大衣戴帽)
C:凤云,答应我,无论我是生是死,你一定好好活下去!
F:不!凤云绝不独活!
C:凤云!听话!这是我对你最后的请求!也是我一生的愿望!
F:(泫然泪下)将军…将军,我答应你。无论将军是生是死,凤云…(哽咽)都会把这个关于将军的梦…永远做下去…风云也求你,活着回来,你是四万万人的蔡锷,也是凤云一个人的蔡锷!
C:凤云…(执手相看)
Z:将军!快!
(C一狠心,甩开了F的手,转头离去)
(F呆愣了一会,跌倒在地)
【切光】
第四幕
(F端坐着,手拿一串佛珠)
F:时光催人老。转眼一年又随花落而逝去。唉,我在这里,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日日祈求他平安喜乐。
豆蔻:凤仙妹妹,别伤心了,蔡将军已迫袁贼取消了帝制,他真是个大人物!
F(笑):是啊…不枉他废了如此苦心、
侍女:凤仙姑娘!门外有个云南来的军官,急着要见您呢!
F:云南来的!?(喜上眉梢)难道是…快请进来。
侍女:是!
(F急忙站起,看见有人进来,冲了过去,发现时张副官,他身边还有一位素衣女子)
F(愣):张副官,怎么是你
Z:…是将军让我来的(摘下军帽,满脸疲惫)
F:这位是……(指他身边的女子)
Z:这位是蔡将军的夫人。
(F愣住了,白夫人满眼含泪,拉住凤仙的手)
B:凤仙姑娘!这些年,苦了你了!
F:夫人,别这么说,我们都是痴心女子,只是凤仙没有福气…陪在将军身边。
B:我知道,只有你,才是松坡的心头人。你不知道我有多羡慕你,即使在生死关头,松坡心心念着的还是你!
F:将军…他还好吗?
(白夫人别过头去,张副官走上来说)
Z:将军他…我们这次来,是告诉姑娘……将军鏖战经月,日眠食于风雨之中,出入乎生死之外,过分劳累,旧病复发…前月转至日本医治…但病情太过严重,这月八号…刚刚…将军他…
(F手中的珠子突然落地,一颗颗在地上弹起,发出清脆的声音。
沉默。良久。)
Z:我们…出去吧…(众人退)
(F缓缓起身)
F:不幸周郎竟短命…早知李靖是英雄…
唱:“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哽咽)
将军!(跌坐中央,青丝四散)
【切光】
(全亮,开场的女人已站在舞台中央)
MISS:小凤仙最终孤独终老,芳菲落尽。
  是革命,逼得蔡锷江山情重美人轻。
  是历史,记住了那些没有墓碑的爱情和生命。
  成王败寇,那些岁月,没人说得清。
  只有那一对灵魂伴侣,还在远方踽踽独行。
  他们,并未走远。
(女人高跟鞋声再次响起,一踏灯一暗,待她走出舞台,灯光恰好全灭)

                                                               责任编辑:徐倩 史英池

联系地址:安徽省合肥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九龙路111号人文楼B座三楼(磬苑校区) 邮编:230601 电话:0551-63861179; 联系地址: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龙河路3号文西楼二楼(龙河校区) 邮编:230039 电话:0551-65107374  安徽大学历史系版权所有

安徽大学历史系版权所有 地址:安徽合肥九龙路111号人文楼B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