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大学历史系欢迎您
当前位置: 安徽大学历史系 > 学生工作 > 团学新闻 >

【时话史说】难解的校园欺凌之痛

时间:2016-03-27 21:38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文/赵天姿 我们常在电影里看到虚构的残酷青春,《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 《关于莉莉周的一切》 、 《阳光灿烂的日子》那些晃荡的人像,破碎的青春,似乎也像镜子一样照出自己...

文/赵天姿

我们常在电影里看到虚构的残酷青春,《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关于莉莉周的一切》《阳光灿烂的日子》……那些晃荡的人像,破碎的青春,似乎也像镜子一样照出自己的内心。

一段时间以来,类似的影像频现网络,拍的却是生活中的真实。画面里一群少年或少女向一个受难者施暴,受难者任凭凌虐毫无反抗之意,看客发出哄笑并充当摄像师。一直隐身的众多校园欺凌随着近年来在网上的曝光,终于引起了广泛关注与思考。

从最近发生的“女生被下春药”事件也可窥见,无论是学生、学校还是执法机关,都欠缺一个正确的态度和机制来面对这种事件。校园状况是外部社会的缩影,是成人世界的映射,更是教育环境的直接反映。校园欺凌事件长久不息、愈演愈烈,其实是狠狠揭开了家庭防线失守、学校教育缺位、社会不良风气侵扰以及相关法规缺失的疤。

孩子是一面清澈的镜子,他忠实的映射环境所教给他的东西很多施暴其实是一部分人格发展有潜在缺陷的青少年在获得了身体的力量之后,将人性中原本的脆弱和焦虑表达出来而已。家庭中专制、放任的教养方式有可能造成学生的不良行为,孩子模仿父母的攻击行为,偶尔做出越轨行为也得不到有效纠正,久而久之,欺凌者习得了攻击和伤害,被欺凌者习得了逆来顺受的应对方式。

而学校则多在欺凌行为发生后才介入。很多欺凌事件中,学校采取的处理方式也很传统,以批评、处分欺凌者为主,没有试图了解欺凌者和被欺凌者的关系,以及欺凌行为背后的故事,甚至在某些学校,老师也用打骂的方式教育学生。

难以根治的家庭教育问题,加之长期以来对“校园欺凌”风险范防意识偏低特别是认知上的误区让一些校园里逐渐形成畸形的环境,这个环境排斥正义观,排斥是非论,排斥理性的手段这个环境教导每个学生“安分守己”对眼前的不正义行径沉默不语这个环境鼓励学生间的事学生自己解决,不要父母家长或者其他人多管闲事”;这个环境压抑学生心中的正义和良知,潜移默化制造一批又一批的施暴者和受害者。而这些人又成为这个环境的食粮,让它可以在阴暗的角落疯狂的生长。

校园欺凌这个问题有着很大的惰性,要想缓解,首先要通过完善相关法规,让社会不得不正视且重视这个问题。

美国的校园欺凌现象也很严重,但社会对这一现象给予极大关注。除了联邦和各州政府加强立法外,还要求各学校为学生提供举报校园欺凌事件的渠道,并对欺凌者及时采取干预措施。2013年,日本参议院通过《欺凌防止对策推进法》,此外,文部科学省增加了学校辅导员和护理员的数量,扩充学校咨询机构及校园社会工作者的规模,并设置24小时不间断服务咨询电话,以帮助学生处理各种问题。而澳大利亚则专门建立了政府组织和网站,帮助学校解决欺凌现象,同时将反对欺凌、骚扰、歧视、暴力的教育列入教学大纲。每年三月的第三个星期五,是国家命名的“反欺凌日”。

所有事件显示,我们对家庭和校园里一些常见问题十分缺乏意识。曝光出来一件事,大家便只关心这一个问题,所有的看法都是支离破碎的。事实上,校园欺凌、留守儿童、流浪儿童等问题,都是整个儿童保护系统的一部分,而我国目前尚未从制度层面形成一个儿童保护体系。

人性之恶、家庭教育之殇,复杂难解,而这正是对社会的挑战。怎样通过政策制度去最大程度减少伤害?这些复杂难解的问题不仅折射在校园欺凌上,更折射在我们身处的环境中,以后也会折射在我们子女的生活环境中。

解决校园欺凌,任重而道远。我想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提醒自己,他人所经受的,我必经受。

 

责任编辑:李露露

联系地址:安徽省合肥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九龙路111号人文楼B座三楼(磬苑校区) 邮编:230601 电话:0551-63861179; 联系地址: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龙河路3号文西楼二楼(龙河校区) 邮编:230039 电话:0551-65107374  安徽大学历史系版权所有

安徽大学历史系版权所有 地址:安徽合肥九龙路111号人文楼B座

power by 栋淳工作室 @2012